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新闻 >
医院新闻
我院骨科肖立功副主任医师赴德学习进修纪实
来源:未知作者:admin发表时间:2020-01-31 17:07浏览次数:
        德中临床医疗交流项目是由德国政府、德中科技交流基金会(DCTA)共同资助、德国资深医师协会支持的国际医疗交流项目。
        我有幸通过安徽省卫健委组织的选拔考试,非常感谢院领导的支持,相关职能部门的协助,科室同事们的帮助,得以顺利完成。2019年9月6日启程到德国开始为期3个月的医疗交流学习,经过越洋飞行15个小时,途经波兰华沙中转后,7日晚抵达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州府所在地—杜塞尔多夫,然后转坐火车抵达我将要交流学习和生活的地方—NEUSS市Kaarst小镇。带着诸多好奇甚至有些胆怯,来到了一家看似很普通的德国医院Johanna-Etienne-Krankenhaus。
        Johanna-Etienne-Krankenhaus 医院是一所多学科的现代化天主教教会医院,创建于1844年,是德国一所中等大小的综合医院,有12个专业科室,450张床位。骨科学术带头人Jerosch教授是德国著名的关节及运动医学专家,曾经师从世界肩关节之父Charles Neer,擅长肩、髋、膝、踝关节镜及关节置换和脊柱手术。
        医院及周边环境,十分清静,医院大厅看病的人数并不那么熙熙攘攘,听不见大声喧哗。来看病的大多是预约的,每一诊室前仅见3-5个病人在门外安静的等着。陪患者的家属偶尔能看见,大部分就是患者一人在医院就诊或住院,即便是患者不能活动自理,也是由医院工作人员推床护送。一周实施五天工作制,工作人员工作和休息时间分得很清,上班时间极少用自己的电话,都有医院统一发送的工作电话,通话也多与医疗有关。医院内部环境很干净,无论是墙壁还是地板上,非常的洁净,时不时看见清洁车来回的工作,均是无噪音的。室内闻不到消毒水的味道。医院的感控观念很强,病房外或操作间、各种通道、餐厅以及卫生间内,均有备好的消毒洗手液及檫手纸。医院进出口的大门以及室内过道的门大多数自动开关的,其目的是减少手接触污染。    
        我每天6:20起床,乘坐公共汽车7:00到医院,7:20参加科室晨会。晨会安排在负一层的会议室,所有骨科医生和一位影像科医生参加。会议室有三个投影仪,影像科医生操控电脑,按顺序播放影像资料;住院医师汇报病史及查体情况,影像科医生讲解影像片子,可以同时多角度多层面的显示CT、MR等影像;主治医师补充,教授总结。晨会结束后,医师们根据排班表去手术室、病房或者门诊;我主要是安排在手术室观摩和参加手术。
        德国的手术室采用单向通道,如果医生去洗手间或者参加感染手术后,必须重新更换手术衣鞋帽。手术室里有专门的消毒器械配备间,分门别类,和图书馆的书架一样整齐。每个手术间4-5个出入口,结构是“四室一厅”:病人麻醉间、病人出口、医师进出口和洗手通道、器械准备室、污物处理室。这样一来,不同的事情在不同房间内同时进行,互不干扰。每个手术间有两台电脑,可以阅片、查阅手术进展和计费。洗手消毒必须3分钟,病人多数选择全麻,手术使用一次性手术单,相互可以粘贴。他们手术室运作效率高,分析原因考虑以下几方面:(1)麻醉手术衔接密切,通常手术结束5分钟内患者就能从麻醉中苏醒,没有不适;提高了效率,缩短了麻醉准备时间;(2)设施与器械先进:“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德国制造业发达,术者可以选择不同手术器械,使用起来得心应手;(3)人员配备合理,各司其职,手术间设计合理,空间充裕;如需要透视,所有人员提前穿上铅衣,并不需要离开手术间。
        每天的手术根据术前安排有条不紊地开展。包括关节、创伤、脊柱、足踝、运动医学等各个骨科亚专业学科的手术,医生亚专业方向明确。我有幸观摩和参加了多台手术,包括肩关节置换、膝关节置换、髋关节置换、踝关节置换、肩袖损伤关节镜下修复、膝关节交叉韧带损伤关节镜下重建、髋臼撞击症关节镜治疗、四肢骨折复位内固定、足踝疾病矫形以及关节软骨损伤的修复等多种手术。我对肩关节置换、各种关节翻修、肩关节镜等手术尤其感兴趣。多次参加肩关节置换手术,尤其是反肩置换。反肩置换手术目前国内已经开展,但开展的单位和手术数量比较有限。出国前我曾做过一些半肩关节置换手术,但对反肩关节置换比较陌生,通过这次交流,对反肩置换有了直观深刻的了解。术后我多次与教授或手术医生交流,询问了有关手术要点、术后康复、抗生素应用、抗凝剂应用等多方面内容;Jerosch教授和相关专业医生都非常耐心热情地解答。
        德国的医疗环境很好,这是赴德国访问中国医师的共识:(1)全民医保,德国拥有相对完善的医疗保险体系。原则是团结互助、社会共济。医师没有必要担心病人的医疗费用;(2)病人及其家属对医院和医师非常信任。德国医师工作比较单纯,就是诊治病人,很少受到其他干扰,医生被公众评为最受尊敬的职业;在这里医患关系非常和谐,这让我们的医生很是羡慕;(3)转诊模式,德国人看病先去社区医院,需要住院手术治疗,医师联系综合性或者专科医院,缺点是需要等较长时间;(4)医务人员具有极高的敬业精神和高超规范的治疗技术。我在门诊时常看到医生亲自用轮椅推送患者并身穿防护铅衣帮助完成影像检查。
病房的基础设施的标准化配置是德国各家医院的共同优点,也带来了很多便利。除了每一个诊间都有标准化的吊塔,安装内镜机器、监护、输液泵等标准化配置外,每一个诊间都有一套标准化的储物柜,里面配备了所有常规护理和操作需要用到的物品,哪怕是其他科室的工作人员来到科室,也能顺利从容的获得自己需要的常见用品,更是没有看见过他们到处找东西。
        院感防控方面,能够严格按照院感要求合理配置床间距离,并做到一床一患,每检查一例患者即更换一次推床,从而避免交叉感染的可能性。院感标识非常清晰明确和醒目,来访的家属、后勤人员、会诊医生、检查科室人员,通过简单明了的标识,即可知道自己在进入相应房间或接触患者时应当做到哪些防护。在日常清洁工作方面,医院为清洁人员提供了更科学有效的设备和耗材,能够保证不增加工作负担的情况下,更有效的完成环境卫生清理。
        所有人都安静的做自己的事情,每个当班医生或者主任们都配备了一个CALL机,有紧急情况会直接呼叫call机,这样在工作期间,不会被私事所分神,在检查操作期间更是没有人大声喧哗、嬉笑打骂,也尽量不在上班时间讨论其他的事情。上级医生很认真地和年轻医生讨论问题,各学科间的联系也很紧密。
        德国Johanna医院非常注重患者隐私的保护,每位患者都有自己的一本病历资料,包括做过的所有检查,此次拟完善的检查项目,打开资料本对患者的情况即一目了然,检查结束则由患者自已保管收好,不会存在泄露隐私的问题。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更加深刻认识到,个人隐私是必须被尊重和捍卫;对于看重隐私的大众,把自己的生命健康,交给医护人员,是多么大的信任,我们又如何能够辜负了这份信任。
        德国医院的信息化建设是非常让我敬佩的,虽然有很多国内已经在用的信息化手段他们还没有普及,但是他们把基础的信息化建设做的非常的细致、庞大。他们的系统除了日常的工作病房住院患者系统等,同时也可以登录外网,从而及时地对诊断不明确或有疑问的地方进行学习,包括各种疾病诊治指南及规范,可以给出最规范的诊疗方案。
        德国的工作人员对我们都非常友好,我与多位医护人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彼此留下联系方式以便后期保持联系并作进一步交流。在此期间,我有幸参加了Jerosch教授带领的晨间查房,床位医生、护士长、康复医生、后勤人员和陪护人员等共同参加的查房,他们都带着记录本,随时记录教授的意见,查房结束后有条不紊地安排全天的工作。病房非常清洁安静,病人或享受早餐,或在阅读报纸,或躺在病床,他们与查房医生彼此热情打招呼,相互之间非常信任而友好。我曾与Doctor Matears医生交流,他每天6:30就要到医院,7:20之前完成查房、镇痛泵药物注入等。我还非常荣幸收到Doctor Susanne的邀请,参加她特地准备的家庭晚宴;我赠送给她的中国芜湖铁画,他们全家非常喜欢,并把这幅铁画装饰在房间的墙壁上。
        德国是一个相互尊重、严谨有效率、充分利用资源的国家,在日常工作中也能体现出来。在医疗技术、服务理念及管理水平上,德国都是世界上排名在前的国家,此次有幸能近距离接触德国第一方阵的高水平医院,相信一定会为我自身发展提供更多的启示,为骨科学科建设提供启示,为医院的发展贡献力量,为人民健康保驾护航。

与Jerosch教授合影

参加晨会

参加手术1

参加手术2

中德友谊

心系祖国


 

Copyrights © 2018 版权所有:皖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地址:安徽省芜湖市康复路10号
备案号:皖ICP备19000100号-1